第二十五章 2018-10-11 21:23 更新 | 1,532 字

楚国,郢都,紫山侯府。
偌大的庭院中,只有几名家仆在打扫随风飘落的树叶,显得有些冷清。
“侯爷,公子来信了,您快看看。”急促的声音传入庭院,只见一名甲士模样的人手捧一封书信,快步的走向院落深处的方亭中。
“哦?云儿这么快就来信了?”听到甲士的禀报,正在亭中饮茶的林玄赶快起身,接过书信后也不避讳,直接就摊开来看。
“侯爷,公子会不会遇到什么麻烦了?以公子的性格,才离家不到一个月,应该不会急着写书信啊!”甲士看林玄面部的表情阴晴不定,怀疑是有什么事情发生了,小心的开口询问。
“云儿在信中只是提到让我提防公子玉,至于他自己的事,并没有提及。”林玄读罢后,眉头微微舒展开来。
“那应当是一切安好,侯爷不必费心了,再说公子的武功在同龄人中已少有人比肩,而且与您都能过上几十招。这样的身手,在外是不会有什么危险的。”甲士觉得林玄似乎是放心不下,便宽慰道。
“也许吧……好了,你先去忙吧。对了,稍后你和管家把南公请到我们府上来,就说有要事相商。”
“是,侯爷。”

宽敞的街道上,一队士兵簇拥着一辆带棚的辇车缓缓驶来,最后停在了紫山府的门前。辇车旁,两名侍女撩开车帘,然后,一个头戴斗笠的人在侍女的搀扶下走下辇车。
“南公,许久不见,不知您老的身体如何呀。”仿佛是知道有人到来一般,紫山府的大门在这一刻打开了。然后林玄带领着几位府内主事大步走了出来,双手还冲斗笠人行了个礼。
“南公知道是侯爷的邀请,将出游的计划取消了,特意来赴邀。”看样子,那名头戴斗笠的人就是传闻中的“南公”了,不过他没有任何表示,而是他身旁的侍女代为搭话。
“南公如此赏面,林玄荣幸之至,来,几位府里请。”说着,林玄对几人做了个请的手势。
“你们在外面等候就好,这里是侯爷的府邸,你们不要乱来。”侍女对林玄点了点头,朝身后吩咐了一声后,扶着斗笠人走进了侯府。
“遵命。”
“哎哎哎,你说说,这南公就这么大的谱吗?就他的侍女也配和咱们侯爷搭话。要我看啊,就是侯爷给他面子,这整个郢都都是咱们紫山府的,还怕他什么……”
等林玄他们走远后,门口的一名仆役看向斗笠人的背影,不满的说道,不过还不等他说完,身旁的同伴就把他的嘴给捂上,拖到了一边。
“你,你干什么你。”那仆役挣脱了同伴的手,略显不满。
“你想被割舌头啊,这些话可不是咱们能乱说的。”
“哼,我就不信了,在这郢都城,谁还能把咱们侯爷怎么着。”

紫山府,正殿。
“南公,你我虽共同执掌陪都,但距离上次见面,已经隔了三年了吧!”殿内,两人相对而坐,其余的人都在外面等候。
“林侯,你知道的,我一直不问世事,也不愿问。这些年郢都的事物也都是你一人管理,如果侯爷要问我政事,那我只能说抱歉了。”短暂的沉寂后,斗笠下传出苍老的声音,这声音听起来就像是一位风烛残年的老人,仿佛随时都可能油尽灯枯。
“南公,以你我的交情,不必如此吧。”林玄拿起一杯清茶,轻轻的抿了一下,看向南公道:“您是不是见过云儿?”
“呵呵,令公子天资聪颖,曾经一次偶然的相遇,便和他聊了几句。”
“到底是偶然,还是预先的设定呢?”林玄平端着酒杯,迟迟没有放下。
“当年的真想,令公子有能力也有权力知道。我刚刚说过了,我无心过问权力的争斗,我和林云的相识,没有任何利益关系。”斗笠中传出的声音依旧颤抖,不过与刚才相比,语气中更多了一丝威严。
“我从未怀疑过南公的为人,只是,前些日我收到了一封书信,上面提到了云儿。”林玄放下酒杯,蹙着眉头说道。
“如果我所料不错的话,‘那伙人’应当来自西边吧。”南公的语气没有丝毫的变化,仿佛在说一件无关紧要的事。
“还请南公明示。”林玄来到南公身旁,行了一礼,面容上尽显焦急之色。

下一章>>